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我们住在单位里的近二十户同事轮流做东,请要好的或同一办公室的同事朋友们吃饭,从一楼吃上五楼,再从五楼吃到一楼,从东楼吃到西楼,吃饱喝足后就打牌,玩得不亦乐乎……”
      立秋刚过,城市尚滚滚热浪,但在乡镇,已渐见清凉。我在南雄坪田镇的房间里,静静地读着吴祝梅的散文集《碧水亲亲》(五月诗社三十年丛书,广东旅游出版社出版)。
      才读第一辑“家乡的风”,我就喜欢上了这本书,我喜欢的原因,不仅是因为吴祝梅那优美的文笔,以及文中处处流畅的欢乐情怀,更因为这几乎是一本乡镇生活的写真集,让我在文中读到了在乡镇人的淳朴和热情。如她在《悠然自得乡镇人》一文中所说的:“乡镇人在乡镇散步,一路上可以遇见不少熟识的人,不时停下来唠嗑唠嗑,说说东家长,道道西家短,再不,问候一两声两人都熟识的某一朋友的近况,这见面呀,要多热乎就有多热乎。”
      我虽然家在城市,但因为在乡镇上班,因而很大一部分时间居住在乡镇。读过吴祝梅的这些文章,犹如乡野一阵阵清新的风,我沐浴其中,感觉十分亲切——阿珍的“酱油肉”味道鲜美、邻居伯母每次摘菜总是多摘一些给自己,还有作者自己开垦的小菜地栽种绿色的希望,不断在作者的笔下汩汩流出,一个微笑就是少女时代珍藏的记忆,一个片段却让人经年不忘。作者感于斯,于是反问:“每每回味无穷的是农村人待客接友的淳朴民风,也时常想,城市的铁闸门何时不再冰冷呢?”(《下乡摘西瓜》)。
      吴祝梅自参加工作10多年以来,一直在乡镇的小学教书。在不少老师纷纷想尽千方百计调进城里时,她却一直在乡镇快乐而又充满诗意地工作着、生活着。她的乐观、豁达,也在潜移默化中感染着她的老公和孩子,这不,第二辑“宝贝家趣”就让我们仿佛身出这个充满欢声笑语的家庭:毛哥、毛嫂的浪漫逸事;能说会道的儿子趣事一箩筐;以及自己打豆浆、开垦菜园的诸多家趣,看似琐碎,实则温馨,以致我常常一边读,一边情不自禁地会心一笑,并在心里想道:到时候,我一定要和我家的宝贝女儿一起来分享作者一家的那一箩筐一箩筐的趣事!
      吴祝梅是个性情中人,她对亲人和朋友的感情很深、很深。在读她的《两根筒骨汤》时,我就忍不住落泪了。
      文章讲述的是她的父亲病后,见外孙“把那块骨头当作大吸管,哗哗地吸起碗里的汤”,那怔怔的眼神,流露出对健康的向往。作者见状后,心想:“一定要好好地煲好两根筒骨汤,一根给儿子吃,另一根给父亲吃。”因为,父亲一直对女儿的厨艺赞赏有加。可父亲最后一次做血透那天,作者煲了筒骨汤,但父亲却把筒骨夹给了作者的大弟弟,说:一年来,辛苦他每个星期来回奔波。
      可一个星期后,作者的父亲却安静地走了。想起自己每次煲筒骨汤,父亲都把筒骨留给外孙吃,而自己却没有想过要留下一根给父亲吃,“而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父亲却没有了食欲,他终究没有吃下女儿特意为他煲下的一根筒骨。”父爱的博大精深,为人儿女不能尽孝的愧疚,让人唏嘘。
      《碧水亲亲》的第三辑“网络内外”讲的是自己上网以来的酸甜苦辣,如和网友“谈情说爱”、养博的苦与乐以及网上打牌趣事等等。而第四辑“点亮心灯”则收录了自己在读书时候的一些心得,由此可见作者虽然表面上“贪玩”,其实却常在养精蓄锐,《我的四个假想敌》、《克兰福德》……一串长长的书目,让人顿生敬意:吴祝梅作为学校的教学骨干,不但有繁重的教学工作,还承担了不少教研课题,可她还是挤时间出来读书,不断充实自己。
      有情、有爱、有情调——这是我读完吴祝梅《碧水亲亲》这本书的感受,我知道她现在正在创作“百草舞曲”系列诗歌:为一百种草作诗。作为她的文友和老乡,我期待早一日读到她的“百草舞曲”诗集。

分类:读书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9

我开始驻新墟村啦!

    今年10月开始,我的驻村由长坑村调整为新墟村。
    说实话,当初我是有一点不担心自己在新的村里比较难开展工作。因为我们镇是由以前的两个镇合并的,新的镇政府办公地离原先镇的7个村委会很远,有10多公里,我们平时比较少去那。因此,我们和那7个村的村干部交流也比较少。
    但工作总是要做的。
    记得10月初,第一次去到新墟村的时候,我和支书谈话还是有点拘谨。那天,他到山上摘油茶子去了,我到他家时,他还没回来。等他回到家的时候,我便向他了解新农保、合作医疗、征收耕地占用税等各项工作的开展情况如何。还好,性格比较内向支书虽然对我来驻村没有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但在我面前还是朴实地说了一些要把工作搞好之类的话。
    我的新墟村支书的交流就从务实的交谈中开始了,我的心从此也牵挂上了新墟村的工作。每个周一,只要我在镇里,在开完周前会后,我都会骑摩托车走十几里山路去村里,或者了解各项工作的进度,或者和村里的干部一起填写新农保的相关表格,或者和他们聊聊如何尽快完成最近的中心工作……大家在一起,都是工作,这种感觉很好。离开村里的时候,我就把厚厚的新农保表格和收取的合作医疗保险费带回镇里。
    渐渐地,我和支书的距离明显近了。我们的谈话显然随意了很多,偶尔,我们还互相开开玩笑。
    102人、68人、62人、38人……新墟村参加新农保的人数不断增加,收取的合作医疗款也由1万增加到了2万4千,村里的各项工作都有条不紊地开展着,支书打给我的电话也多了,总是和我说怎么尽快完成近期的工作任务。因为按照镇里的规定,在近段时间,我们要完成村里40%的人口参加新农保,年底前要保证村里95%的人口参加合作医疗。
    我很为自己能和支书有这样畅通的交流而高兴!
    昨天,又是一个周一。在参加完镇里的周前会后,我打电话给支书,问他需不需要我带什么材料去村里。当得知需要我带合作医疗的收据和合作医疗证去村里后,我立即和镇里的相关同事联系。但同事在城里办事,我只好等同事回来先。
    下午,我领到了合作医疗收据和合作医疗证,但考虑到下午去村里不方便,便决定今天上午去。
    今天一早起床,我傻了:老天居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但我想,我答应了支书的事情,就应该做到,就算搭班车,也要把合作医疗收据和合作医疗证送去村里。
    真巧,镇里有人要去老镇政府所在地办事,我搭乘镇里的车,出发了!
    一路顺风顺水,到了村里,我把收据和合作医疗证给了支书,然后一起填写新农保的表格,收取了合作医疗款。最后,大家在一起有说有笑地吃饭。
    期间,支书得知镇派出所办理户籍的电脑修理好了,一吃完饭,他又开上他的汽车,和我一起去镇里,他要去为村里没有身份证的老人办理户籍证明呢!
    在赶往镇里的路上,我和支书谈论的话题已经很多了,我们之间的明显熟了许多。但我们说得最多的,还是工作,他告诉我:再办理50多人的新农保,镇里下达的40%村民参保的任务就完成了。
    大家都把心思花在工作上,这种感觉真好!

分类:日记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0

为什么不能调解一下呢?

    一个年近9旬的老人,最近常常拄着拐杖来到我们镇政府,也许老人是有什么事情吧,要不他怎么经常来到镇里呢?

    昨天是周末,我在镇里值班,那位老人又来了,他找到我的办公室(只有我的办公室有人)。我请老人坐了下来,耐心地听了他的倾诉。原来事情非常简单:他有两个儿子,但两个儿子现在都不赡养他,他有钱有米又有什么用呢?还不是做不了饭来吃。

    我打电话给镇里主管这事的人,对方说,别理这老头,他来好多次了,村干部也调解过,但没成功。后来,和镇里的同事说起这事,大家也说,不养就砸儿子的锅、水缸。

    天啊!一个差不多90岁的老人,手无缚鸡之力,叫人家怎么去砸啊?镇里的综治信访维稳中心的工作是什么呢???

查看更多...

分类:日记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3